Stephen Y CHIU
Dr. Stephen Y CHIU
经济学
Honorary Associate Professor

3917 1026

KK 306

Publications
关于香港财政储备的一些思考

在2020/21财政年度,香港特区政府录得2500多亿元财政赤字,预计本财政年度仍会录得显着的赤字。香港向来奉行量入为出的理财原则,《基本法》也有此规定,难免有人会忧虑财政的可持续性问题。笔者希望透过本文勾划公共财政情况之余,并就相关范畴提出管见。

关于香港财政储备的一些思考

在2020/21财政年度,香港特区政府录得2500多亿元财政赤字,预计本财政年度仍会录得显着的赤字。香港向来奉行量入为出的理财原则,《基本法》也有此规定,难免有人会忧虑财政的可持续性问题。笔者希望透过本文勾划公共财政情况之余,并就相关范畴提出管见。

未来城市:试当真 卖飞经济学 MIRROR唔啱使 ?

YouTube频道「试当真」创立一周年开骚,票价在8月9日由10,000元一张开售,每天下降至9月1日最后一天的10元,结果在800元价位售罄。反传统的卖飞玩法引来各种经济学解读,又「荷兰式拍卖」,又「博弈论」,是否真的关事?成员游学修在短片解画,「如果今次观众不是输F5,不是输排队,而你又竟然愿意向黄牛党付更贵价钱的话,那今次实验就是我们跟你们一同输给黄牛」,此后演唱会能否效法,赶绝黄牛?这次受访的3名经济学家对此各有分析......

如何栽培可信的下一代

很久以前,一位同事曾向我讲述这个故事:有一次,他见到一对父子在自动提款机提取款项。当年这种提款机尚未流行,当那个爸爸正要提款时,儿子(大概是小学生的年纪)鬼鬼祟祟,东张西望,然后低声对爸爸说:「没有人,快点取钱,愈多愈好!」原来他以为爸爸在偷钱,所以叫他赶紧按键!不知道什么原因,过了这么多年,这个故事仍然萦绕脑际。

如何栽培可信的下一代

很久以前,一位同事曾向我讲述这个故事:有一次,他见到一对父子在自动提款机提取款项。当年这种提款机尚未流行,当那个爸爸正要提款时,儿子(大概是小学生的年纪)鬼鬼祟祟,东张西望,然后低声对爸爸说:「没有人,快点取钱,愈多愈好!」原来他以为爸爸在偷钱,所以叫他赶紧按键!不知道什么原因,过了这么多年,这个故事仍然萦绕脑际。

如何取得别人的信任

现代社会日趋进步,高度分工,互相依存。雇员需要得到雇主的信任、政府需要得到人民的信任、一家公司需要其客户的信任,否则就会事倍功半。当然,信任往往是双向的:雇主也须得到雇员的信任;一家公司要取信于另一家公司,也希望后者值得信任,余此类推。

如何取得别人的信任

现代社会日趋进步,高度分工,互相依存。雇员需要得到雇主的信任、政府需要得到人民的信任、一家公司需要其客户的信任,否则就会事倍功半。当然,信任往往是双向的:雇主也须得到雇员的信任;一家公司要取信于另一家公司,也希望后者值得信任,余此类推。

教我如何相信他

从事经济学、社会科学,以及所有的科学研究,都应该以事实为基础,无论是从实验室取得的数据,抑或从现实中观察所得的数据,都要务求全面准确,如果这些数据资料是粗疏片面,甚或虚假,得出来的结论就毫不可靠,即所谓「进的是垃圾,出的是垃圾」(garbage in, garbage out)。

教我如何相信他

从事经济学、社会科学,以及所有的科学研究,都应该以事实为基础,无论是从实验室取得的数据,抑或从现实中观察所得的数据,都要务求全面准确,如果这些数据资料是粗疏片面,甚或虚假,得出来的结论就毫不可靠,即所谓「进的是垃圾,出的是垃圾」(garbage in, garbage out)。